<optgroup id="mrsm8"><meter id="mrsm8"></meter></optgroup>

          1. <del id="mrsm8"></del>

              1. 您現在的位置:?臺海網 >> 生活頻道 >> 文化 >> 文化大話堂  >> 正文

                “慢寫作者”余秀華:一年出幾本書是浪費紙張

                www.kxqp.tw 來源: 中國新聞網 用手持設備訪問
                二維碼

                  中新網客戶端北京6月26日電(記者 宋宇晟)2014年年底,一首《穿越大半個中國去睡你》讓余秀華一夜之間紅遍網絡。之后,她相繼出版了三本詩集——《月光落在左手上》、《搖搖晃晃的人間》和《我們愛過又忘記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前半生幾乎從未踏出橫店村的余秀華,在成名后的三年中,去了香港中文大學、斯坦福大學,也拿到了詩歌界的重要獎項。可以說,是詩歌帶著她天南海北滿世界地跑。

                余秀華亮相其散文集發布會。宋宇晟  攝

                  也正是在這段時間,余秀華經歷了周遭世界的改變。2015年,余秀華完成了自己近二十年的心愿——離婚;此后,她視為“天”的母親罹患癌癥離世;隨著農村建設,居住了一輩子的橫店村也被新的樓房取代。

                  當然生活中也有不變。比如余秀華仍在繼續寫作。從詩歌一路走來;今年,她的自傳體小說《且在人間》發表;6月,她的首部散文集《無端歡喜》出版。

                余秀華。 圖片來源: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          “童言無忌”——著作等身是可恥的

                  不變的還有余秀華的率真。雖然她只能慢慢地說出并不清晰的字句,但她的話總能給人一種“童言無忌”的感覺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被問到為什么這么長時間才出一本書時,余秀華說自己是“刻意保持慢的速度”。“我特別反感一年出幾本書的作者,我覺得他們不僅在消耗自己,也在消耗社會資源,更重要的是在浪費紙張。我非常喜歡的詩人說過一句話,他說著作等身的人是很可恥的,我為了慢一點做可恥的人,所以把這個書推遲兩年才出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提到自己出名后掙多少錢的問題時,余秀華承認“的確是掙了一些錢”。但她同時也坦言“不過錢真不多,這讓我覺得很羞愧”;接著話鋒一轉調侃起出版社,“我想更羞愧的是我的出版社,他們賣這個書不多,版稅不高,還沒有把我搞成一個真正的有錢人”。

                資料圖:余秀華朗誦詩作。 張道正 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蕩婦詩人”——“我愧對這個稱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事實上,在余秀華被不少人追捧的同時,關于她的爭議也不曾停止——比如,有人認為余秀華的詩充滿“文學性”,“有質感、有痛感”,但同時網上也有人將她的詩稱為“蕩婦體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蕩婦”這個標簽源于余秀華的“成名作”——《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人問她,為什么要用“睡”這個字。余秀華反問:“你說穿過大半個中國去愛你,愛你干嘛?為什么要愛你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余秀華不認可“蕩婦”的說法。她在文章中寫道,“蕩婦詩人四個字在網上飄啊飄,敢不當回事兒?可是這四個字真正與我沒有半毛錢的關系。我除了會蕩秋千,還會蕩雙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資料圖:余秀華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配不上任何男人”

                  在新出版的散文集中,最后一章名字是《你可知道我多愛你》。編輯將余秀華愛過的男人都匯集在這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她自認是“懼怕婚姻的”,書里寫的“愛”往往也只是暫時的“錯誤”。在她看來,不少男性不夠大度,沒有氣概,懼怕女性的深愛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她同時也說,自己“配不上任何男人”。“我不去追求愛情,但是可以動動情、動動心。我允許自己犯一點小小的‘錯誤’,不犯錯誤的人生是沒有意思的。這種動心我不告訴他,慢慢地時間會把這些都解決掉就可以了,沒有永恒的愛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但當有讀者問她愛情問題的時候,她仍愿意讓別人相信愛情。“你們和我不一樣,你們要相信愛情,千萬不要像我,無論如何要有愛情在你身邊,不然你就會很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余秀華首部散文集《無端歡喜》書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何讓靈魂掙脫軀殼?

                  “寫詩是激情,寫散文是思考。”余秀華也在抱怨命運不公、抱怨自己“不停地遇到這些或那些破事,真是煩死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日常瑣事,生存的艱辛、人生的痛苦和焦慮……這些可能都是余秀華要面對的“破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次外出,余秀華都是獨自一人,常常因為腿腳不便和身體虛弱而摔倒。“上臺階上到一半摔倒了,旁邊有一些人看著我,但是沒有一個人拉我一下,我掙扎了幾下,沒有力氣爬起來,索性坐在地上歇一會兒……我在人來人往的臺階上坐著,也在陌生的好奇的冷漠的目光里坐著。如果這個時候感覺不到孤獨那肯定是騙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而寫作似乎成了讓她的靈魂掙脫軀殼的一種方式,使她能在精神上滿足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寫作者有一種優勢,每一天無論寫不寫作,心都在為寫作服務,我可能現在還體會不到生活經歷帶來的好處,但將來一定會回饋于我,所以這是作家的優勢。”(完)

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        人工智能“小冰”的詩集在榕脫銷 10秒寫260首詩

                小冰根據記者上傳的圖片作詩。 臺海網4月24日訊 據福州晚報報道,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世界讀書日。近日,記者發現多個網站推薦的圖書熱門榜上,都有去年發行的詩集《陽光失了玻璃窗》。記者去福州新華書店下屬的安泰書城、楊橋書城、天虹書城、金山書城和民營越洋書城打探,發現《陽光失了玻璃窗》雖然在福州進貨量比一般詩集高許多,但均已脫銷。 這是本什么樣的詩...

                詩人食指批評余秀華 余秀華發文反駁

                詩人食指批評余秀華   1月13日,“朦朧詩鼻祖”、老詩人食指在《在北師大課堂講詩》新書發布會活動現場上批評當紅詩人余秀華:“看過余秀華的一個視頻,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、看看書、聊聊天、打打炮,一個詩人,對人類的命運、對祖國的未來考慮都不考慮,想都不想;從農村出來的詩人,把農民生活的痛苦,以及對小康生活的向往,提都不提,統統忘得一干二凈,...

                華大教授董靚出版詩集和隨筆 大多寫杏林灣和集美學村

                臺海網10月28日訊 據廈門晚報報道 “杏林灣的夜,海風送來涼爽,和風與水的吟唱,掛在樹梢的燈光投下影子,隨風彷徨……”這是華僑大學建筑學院教授董靚筆下的杏林灣。近日,他的詩集《風與景與情》和隨筆《設計之道與德》出版,詩集收錄了他的233首詩,其中不少是關于杏林灣、華...

                以書為“藥” 臥床29載連出詩集

                臺海網9月4日訊 (海峽導報記者 陳龍山 文/圖)“……一簇簇抱團取暖,開了又謝謝了又開,在野藤上張揚淡淡的幽香,這何嘗不也是一種美麗?”寫下這一詩句的人,是來自泉州市惠安縣凈峰鎮、76歲的黃誠法。在這些文字的背后,是眾多人所看不到的——他,高位截癱,至今臥床已有29載...

                云南快乐十分